「虚拟偶像」的泡沫迷梦,随着珈乐的毕业破碎

也就是从去年开始吧,在下班路上,当地铁有空位的时候,我都习惯坐下来打开手机看看A-SOUL的直播或者切片,就这么看着这几个套着3D二次元皮的几个小姑娘唱唱歌跳跳舞、唠唠嗑什么的,看到回到家吃完晚饭,有闲工夫去做别的事为止。

其中最喜欢的,还是那个紫色短发的【珈乐Carol】,当初也是偶然间被粉丝“骗进”她的翻唱视频,才开始了解这个组合以及其它虚拟主播。

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风波,却让原本发展势头良好的A-SOUL企划在一夜之间濒临崩溃,所有之前累积的矛盾,都在5月10日(本周二)下午四点半,官方发布的珈乐终止活动公告的那一刻瞬间爆发。


在梳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件之前,还是要先和没关注过虚拟偶像的读者们简单聊聊A-SOUL企划本身,相信即使从来不看虚拟主播的朋友,也会时不时通过A-SOUL粉丝们的“发病”看到相关内容,什么“圣嘉然”啊,“勇敢牛牛”之类稀奇古怪的梗。

但实际上,A-SOUL也就是一个很单纯的虚拟女子偶像团体企划,由五个个性鲜明的小姑娘依靠实时动捕技术直播表演唱歌、跳舞之类的节目,

也会和观众聊天互动、偶尔打打游戏之类的。


依靠渲染技术的优秀以及不断进步的直播观感,A-SOUL从2020年12月首播到现在,共积累了数百万粉丝,其中,在A-SOUL正式推出之前,就有很多粉丝已经是虚拟主播的观众了,并将之前还仅仅是小圈子内的梗与说话方式继续运用了起来,慢慢形成了一个新的杂糅亚文化圈。

这也是为啥路人要是偶然点进A-SOUL相关视频的评论区会觉得一头雾水,A-SOUL粉丝的沟通看起来确实非常“抽象”,不过,他们也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在以一种比较搞怪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成员们的喜爱。

即使是路人,你也能从互联网上有关A-Soul的讨论度,和相关视频稿件的播放量看出来,A-soul企划其实一直进行得挺顺利,去年年末还找了许嵩和方文山创作团体单曲,且珈乐的个人单曲也才在上个月刚刚发布,MV还很快突破了百万播放量,怎么突然好端端的,就大厦将倾了呢?

好汀

这一切还得从4月份的“开盒”事件说起,4月21日,A-SOUL贴吧有网友发帖曝出了A-SOUL的动捕房照片,引起了吧友有关真实度的讨论;到了4月30日,贴吧以及B站突然开始传播疑似A-SOUL成员乃琳中之人配音的广播剧,随后这名配音的相关信息很快就被人扒了出来,包括全民K歌的个人账号,并以此推断出了微博、B站账号等等。此时尚未引起多大反响,大多数粉丝认为真实度存疑。

泄露的动捕房照片

但仅仅只过了一天,5月1日,贴吧突然曝出一段来自“内部人员”的聊天记录,表示成员珈乐即将于5月20日毕业,还保证消息“盒中盒(绝对属实)”,但依然被吧友们鉴定为“假”,单曲才发了九天,人就要毕业了,这怎么可能?

风波并未在此停止,接下来的几天,A-SOUL的剩下几名成员接连被开盒,并且证据链异常充足,甚至还能从开出来的账号中发现成员们的互相关注,从5月2日的贝拉,到接下来的珈乐,最后是5月8日的嘉然,A-SOUL五名成员的真实信息全部被挖出,包括照片、曾经拍摄过的舞蹈、VLOG视频,以及个人小号,开始在各大平台疯狂传播,引起粉丝的大量讨论。

正当网友们为开盒信息的真实度吵得不可开交之时,真正的风暴才正式到来。

5月10日16点30分,A-SOUL的B站官方频道非常突然地宣布了成员珈乐即将终止活动的消息,进入“直播休眠”,并且会在5月20日举行“休眠演唱会”,与之前的“盒中盒”消息完全一致,于是,所有之前的爆料信息都开始被重新拿起来审视。

不知是有内部人员特意引导,还是网友们根据草蛇灰线发掘,珈乐的私人网易云账号很快被找到,由于虚拟偶像的特殊性,她只能在这网易云动态,在这种互联网角落中的角落里,静悄悄地记录自己的生活,而她所记录的内容,让很多人瞬间破防:

带着梦想走来,带着一身伤病离开

A-SOUL一直以来都在为观众构建一个童话般的舞台,极大程度地剥离了现实元素,企划设定了一个虚拟的“枝江”城市,这是成员们生活的地方,在直播时,你只会看到五个女孩,在枝江的温暖大房子里有说有笑,穿好看的衣服,表演自己喜欢的歌,新排的舞,聊生活中的趣事。

这样的互动,让观众并不觉得自己是在看一场直播,而是这大房子里坐在一旁的客人,仿佛真的能感受到虚拟壁炉里火焰的温度,把你在生活中积攒的冰冷都驱散掉。

观众们真的从她们的表演中获得了正向的感受,不说是慰藉,就是纯粹的喜欢,被她们精心准备的节目感染,被庞大的共同热爱感染,所以也会真心实意的支持她们,希望五个成员走向更大的舞台。

但珈乐的这些动态,无疑将被剥离的那些现实重新带回了人们的视野,唤醒了一直以来似乎是从潜意识层面就有意忽视掉的事实:在直播间里被众星捧月的五个姑娘,其实并不像表面上那样过的无忧无虑。

于是,粉丝开始了进一步查证,一是为了证明该账号的真实性,二是为了发现她们更真实的生活状况。更多饱含压力的文字,开始与以往的录播和B站动态对应起来:

凌晨3点被喊起来做直播准备

与动态对应

被粉丝发现状态不对,官方回答没有问题,其实左腿被动捕服划了个大口子

这样类似的动态还有很多,珈乐一直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倾诉着工作与精神上的双重压力。

与此同时,更多或来自内部的爆料开始被火速传播,有多方的消息源表示,五个姑娘的收入状况相当不理想,在几乎做到了行业头部的情况下,她们的薪资水平仅仅只达到了杭州的中等水平,续约前拿的是实习工资,续约后仅仅只加了1%的分成。也就是说,一份138元的直播舰长,在去掉平台分成后,到她们手里的就剩6毛钱。

待遇问题,加上之前珈乐显示出的精神压力,与姑娘们上六休一,甚至还要在休息日额外训练的工作强度,彻底点燃了粉丝与企划运营管理之间的导火索。

珈乐终止活动的动态下,到了凌晨依然在不断刷新评论,数万评论量几乎都在用斥责的文字和截图链接来质疑运营。

即使官方在凌晨3点发布了一篇QA来否认网上流传的传闻,表示薪资、分成、加班过晚等消息皆是虚假消息,但就像“枝江”的幻想破碎将人们不可扭转地拉回了现实层面,信任的崩塌也是无法重建的,官方的辟谣迎来的是更猛烈的质疑。

至此,其实观众与官方之间的矛盾已经完全不可调和,从现实出发,公司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公开具体的薪资与分成情况,这是写在合同中的禁止事项,并且像工作强度、生活环境这些粉丝关心的重要信息也不是短短两句否认的文字能够说明白的。

而观众想要质问的高层管理人员目前也从未出镜解释,反而是在当天的下午三点紧急调整了晚上的直播计划,原定于20日才会露面的珈乐将会在当晚提前开播,剩下几名成员也会两两相伴先后来和粉丝们聊天。

但,矛盾加深的情况下,开始之前就已经可以想象到场面会有多混乱了。

如果你没有看11日晚的直播的话,只需要知道,粉丝们将这次直播称作:

我很难形容这次直播给我的感觉,准时出现的珈乐就和往常一样,和观众讲述着最近的心情以及发生的事,但屏幕上出现的一直是大量的刷屏弹幕,珈乐数次试图把控直播节奏,皆都以失败告终,弹幕不再信任她们所说的话,认为一切都是台本内容,一切都是假话,高层管理始终在动捕房外注视,来自合同的威胁让她们无法表述真心。


珈乐的直播以一段棒读台本的自我介绍结束,留下依然在刷屏的弹幕,随后上场的嘉然、乃琳,向晚、贝拉面对的也是相同的情况,她们都试图将节奏扭转回来,但刷屏始终没有停止,有关薪资、分成以及珈乐为何要终止活动的核心问题,她们的解释也都以官方公告为准。

可以说,整场直播并没有解答任何问题,缓解任何矛盾,反而让粉丝的反对情绪愈发高涨,“笼中的鸟儿”、“提线木偶”等比喻频繁出现在评论区中,即使是她们亲口诉说的话语也无法获得粉丝的信任,因为那可能是台本,是提前排练好的。


最终,直播在不断的重复刷屏与贝拉和向晚两人的歌声中结束,我也在此直接熄灭了手机屏幕。

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日子,粉丝们会自发的组织各种行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来对字节跳动以及朝夕光年代表的资本发起冲锋,来争取五个姑娘们的权益,但A-SOUL这个企划,目前看来,已经彻底失败了。

自发组织各种活动的粉丝们

A-SOUL从一开始,就与传统的Vtuber企划不太一样,她们的卖点在于实时动捕技术与全3D渲染,和以此为基础带来的唱跳舞台,字节与乐华希望打造的是真正的的偶像,借助二次元的外观,能够登台演出的真正偶像。

不论是资本投入、中之人挑选的严格程度、还是技术成本,都是普通的Vtuber难以比拟的,这种投入塑造了A-SOUL前所未有的强大表现力,这是是她们能从一众虚拟主播中脱颖而出的根本,却也成为了一种束缚。

其实工资待遇低这件事,在被内部人士曝出之前,我们都可以想象得到。A-SOUL虽说比普通Vtuber表现力更强,整体收益更高,但其始终还是受限在“虚拟偶像”的市场之内,吃的还是这一块蛋糕。

而在该前提下,A-SOUL仅依靠直播打赏、贩卖周边取得的收入,被平台和税收拿走一半分成后,剩下的钱还要分给技术人员,分给策划,分给运营,交付直播成本,公司还要拿走一部分,剩下的,才是五个姑娘的收益。所以1%的分成属实吗?我相信真实度是很高的,即使真实情况比1%高,也绝不会高出多少。可以说,其它的个人势顶流虚拟主播,肯定直播收益比A-SOUL成员要高得多,且工作强度也轻松得多。

A-SOUL工作人员的形象:羊驼

还需要注意的是,除了五个姑娘,剩下的技术人员、运营、策划,也都有提高待遇的需要,而这种需要如果不被满足,幕后人员就会不断离职、流动,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A-SOUL今年直播效果的不稳定确实是由人员流动造成,内部人员披露,最早的运营团队已经离职得七七八八了。

网上有很多人员流动混乱的传闻

而这其中最核心的矛盾在于,观众是为谁而进行打赏?毋庸置疑,肯定是那五个在台前追逐梦想的女孩,因为我们都是被她们的努力、被她们的魅力和表演吸引来的,但这份打赏她们却只能拿到如此小的一部分,对粉丝而言,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贝拉在11日的直播中,回应那些刷屏“我们回家”的弹幕,她情绪失控般地表示:她已经没有家了,A-SOUL和粉丝就是她的家。所以她愿意续约,即使薪资待遇只是“够用”而已,她也愿意继续努力去成为偶像,走向更大的舞台。这是台本吗?或许是,但我相信这也是她们的本意,因为歌声和舞蹈是骗不了人的。

所以那些希望企划彻底失败,从而将姑娘们解放出来的粉丝,她们并不认同,即使她们真的能够不顾违约金,不顾竞业协议,顺利转生成个人势主播,那她们也会失去原有的资源,失去Unity引擎和实时动捕技术,不再拥有新的单曲和MV,且不再能一起跳舞了。

这样只会离舞台,离她们的梦想越来越远。所以她们甘愿付出更多,拿的更少,仅仅只为梦想燃烧自己,这是大部分人都会经历的,梦想与现实割裂下的剧痛。

想到这里,已经有一种极其无助、喘不过气的感受冲上心头,我们敌视的资本有对A-SOUL的五个姑娘进行压榨吗?我想,一定是有的,这是资本逐利的本性,字节用如此大的投入促成了A-SOUL企划,自然会希望从中获得收益,获得更多收益;但如果粉丝们抗争成功,高层公开透明、去提高姑娘们的待遇,那部分钱他们会抽自己的血来支付吗?一定不会,他们一定会在不透明的地方,去剥削我们看不见的人来顶上这部分“空缺”。

亦或是资本获得的利益变少,失去茹毛饮血的逐利本性,开始减少投入,让大家共同努力建设的舞台,慢慢失去生命力,慢慢消亡。

这确实是一场死局,同样的事,不仅只发生在A-SOUL,发生在网络上,也发生在我们身边,发生在数不尽的地方。失去信任、不再剥离现实的A-SOUL企划,不可能再继续往上走,观众们在观看直播时,脑内已经无法浮现出温暖的大房子,只剩下冰冷的动捕房。

虚拟的枝江始终是虚拟,虚构的美好一直是幻想,就像童话中那根被点燃的火柴,前是风雪,后也是风雪,只有短暂的火光是瞬间。

写到这,关上电脑,窗外依然是和昨天一样的灰色,收拾收拾东西,走了。

修改于 2022-05-14 11:49
本文禁止转载和摘编

百家争鸣

深度好文,独到观点,全都在这里~

前往圈子

游民星空APP